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内检索
关键字:
大类:  
 示范区创建
  文明城市  
 
 
野生动物:爱我就请保护我
点击:537 发布日期:2017-4-17 14:53:24 作者:人民日报
食用多是虚荣心作祟
“吃野味”不仅受社会监督,也将面临法律追责
当下,保护野生动物正在成为人们的共识。但是仍有一些人食用甚至猎杀野生动物。对于他们而言,食用并非为了营养,而是觉得我吃过、你没吃过,虚荣或展示心理居多。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研究员蒋学龙认为:“食用野生动物是一种畸形的炫耀。”
事实上,用野生动物大补的说法没有什么科学道理,相反,往往面临较大的食品安全风险。
野生动物保护工作者李纯说:“不管是野生动物还是家禽家畜,人类主要摄入的都是动物蛋白。家禽家畜经过这么多代的人工选择,更容易满足人体需要。”
由于国家对贩卖、食用野生动物特别是野外来源的野生保护动物的打击力度不断加大,合法渠道无法获取野外来源的野生动物,大量野生动物的野外来源是非法猎捕、黑市交易。以穿山甲为例,有的不法商贩为了长途运输会注射镇静剂,为了增重还会喂重金属。
实际上,穿山甲人工繁育技术尚不成熟,加上受到严格监管,不可能通过合法渠道获得。针对年初多地食用穿山甲事件,国家林业局也正式回应:中国此前法规仅对捕杀和交易野生动物者处罚,自今年1月1日起实施的新版《野生动物保护法》修订为:禁止食用非法购买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吃野味”不仅受社会监督,也将面临法律追责。北京林业大学法学系副主任杨朝霞说:“在野生动物资源日益减少以致危害到资源永续和生态安全的当下,必须对传统的认识和习俗进行矫正。”
人工繁育要遵规守法
野生动物保护并不单纯是一种道德判断,还涉及如何平衡野生动物保护与社会发展进步等问题
现在,不少野生动物实现了人工繁育。然而,与鱼类、两栖类、鸟类相比,绝大多数哺乳动物、特别是大型哺乳动物繁殖后代的速度更慢,想要实现人工繁育并恢复野外种群更难。
云南省林业厅相关负责人表示,对于已经实现成功繁育的中华鲟、娃娃鱼和鸵鸟等野生动物来说,食用未尝不可。但像穿山甲这种已经严重濒危的物种,则应坚决反对、严厉打击滥杀和食用行为。
目前国内对野生动物的人工繁育包括利用都采取严格管控。以云南为例,近几年养熊企业已经从上世纪的10多家缩减到了4家。一位知情者透露,现在取熊胆均是通过给熊“人工做瘘”的方式,监管部门也对熊的活动空间等有严格要求。“现在不时有人仍然拿早已被养熊业淘汰的给熊穿着铁马甲的照片来向公众宣传,事实上这也是一种误导。”
通过人工繁育,是否有助于野外种群的保护呢?蒋学龙认为答案是肯定的。比如,每年养熊企业获取的熊胆粉,某种意义上确实是相当于减少了一定数量野外熊类的非法猎捕;梅花鹿的成功驯养让野外非法猎捕梅花鹿行为极为少见,而成功驯养梅花鹿也可为梅花鹿野外种群恢复提供一定的资源储备。
在动物保护界,部分人由于担心有的商户会以人工繁育的名义收购野外捕获的野生动物转卖牟取暴利,提出反对野生动物的人工繁育。云南省林业厅负责人说:“与其担心有些企业挂羊头卖狗肉,一刀切禁止人工繁育,让黑市交易猖獗,不如加强科研、突破繁育技术难关,依法依规监管人工繁育。”
多位专家表示,在野生动物保护领域,科学、道德交织的现象确实较为严重。有的道德判断被套上科学的名义宣传,以争取公众支持;但野生动物保护并不单纯是一种道德判断,背后还涉及如何科学保护野生动物,及如何平衡野生动物保护与社会发展进步等问题。因此,野生动物保护与利用的协调发展必须回到现行《野生动物保护法》的社会共识上来。
自然资源不可滥用
不同野生动物在生态系统中发挥着不同的作用,保护野生动物就是保护人类自己
近年来,社会上关于野生动物利用的争论越来越多,不乏提高动物福利、完全杜绝野生动物利用的声音,也有人主张应该将全部野生动物都纳入保护范围。
根据传统中医理论,虎骨、犀牛角、穿山甲甲片、麝香、鹿茸、熊胆等为数不少的动物可入药。尽管随着科技的进步,梅花鹿实现了人工繁育,熊胆主要有效成分熊去氧胆酸也实现了从家禽胆汁中提取合成,麝香也实现了人工合成,不过,仍有不少人认为,人工合成药物的药效比不上动物药。
但可以使用不等于滥用,必须严格区分使用和滥食。人类过度捕食,稻田里的青蛙和蛇大量减少,这会导致害虫和鼠患成灾。滥食野生动物不仅有可能损害人体健康,而且会导致生态失衡,危害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必须认识到,野生动物不仅是一种可以利用的自然资源,还属于具有各自生态位的生态要素。”杨朝霞说。
“不管是食用还是药用,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在自然状态下,现有常被利用的野生动物种群数量均很少,不可能满足人类的需要,因此应禁止非法猎捕野生动物。”蒋学龙说,“不同野生动物在生态系统中发挥着不同的作用,一旦有些关键物种消失,将导致生态平衡被打破,进而威胁到生态系统稳定与生物物种、人类生存。保护野生动物就是保护人类自己。”
在部分发达国家发放商业狩猎证是野生动物保护管理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利用野生动物资源的前提是资源得到有效的保护管理。而中国还处在对野生动物资源抢救性保护的阶段,现有的野生动物资源数量不足以谈利用,甚至有些资源还处于灭绝的边缘,比如穿山甲。“如果现在不加大保护力度,不严格管控滥吃野生动物的陋习,资源的合理利用就还要推迟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李纯说。(记者 杨文明)
 
 
 
 
首页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主办:菏泽市林业局 技术支持:中国联通菏泽分公司 备案序号:鲁ICP备12008305号-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可转载和镜像
建议使用IE5.0以上浏览器,分辨率1024*768